<var id="pllnd"><p id="pllnd"><nobr id="pllnd"></nobr></p></var>
<thead id="pllnd"><ol id="pllnd"></ol></thead>

    <meter id="pllnd"><ol id="pllnd"></ol></meter>
    <font id="pllnd"><ol id="pllnd"><th id="pllnd"></th></ol></font>

      <meter id="pllnd"><ol id="pllnd"></ol></meter>
        <menuitem id="pllnd"><strike id="pllnd"></strike></menuitem>

        <var id="pllnd"></var>

        <var id="pllnd"></var>

       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» 五彩金沙 » 走進金沙 » 文化旅游

        金沙故事| 一段塵封的歷史(上)

        字體:   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     

        在禹謨鎮有一個城墻村。這里有一處占地面積約50萬平方米的古代城垣。城垣用石墩及大塊石砌筑,長達2公里多,高約2.5到4米不等,厚為2到3米多。現在還存有殘垣數段,總長約90多米,高、厚為1.5至3米左右。今城垣內有木結構建筑一幢,其他建筑只有遺跡尚存。相傳,這是播州土司楊應龍所建。

        其實,在1993年《金沙縣志工作通訊》第三期何正壽的文章《明代馬場懷遠衛設置考》和2008年《金沙文史資料選》第九集溫賢明的文章《懷遠衛迭事》中就有較為詳細的介紹,從今天起,我就給大家打開這段塵封的歷史。

        那么,楊應龍為什么要在此筑城,城墻為何沒有修完便半途而廢呢。這得從水西和播州之間歷史上的恩怨說起。

        水西安氏先祖濟濟火在東漢末年因助蜀漢丞相諸葛亮平南蠻有功,被封為羅甸王。今天的黔北火電廠一帶就是受封疆域的東部邊境——沙溪。但因當時境內比較荒涼,界畔并無具體記載。

        至唐代宣宗時,今云南境內的南詔叛亂,向東進擊,一直攻陷了播州。公元876年,朝廷下詔,招募驍勇,將兵討南詔,太原人楊端“上疏請行。上慰而遣之。行至蜀,蠻諜知之,斂退者半”。楊端帶著剩下的一半隊伍從瀘州經合江入,直至白錦,并出奇兵擊之,大敗南詔。“尋納款結盟而退”“子孫遂家于播”,世守其地。確立了楊氏在播州的統治地位。

        然而,在楊端舉兵追南詔敗軍時,一直追到渭河以西,就是今天的重新英雄橋,才罷兵。至此,留下了轄地爭端的伏筆。播州以渭河為界的來由形成。    

        宋初,播州與羅閩(羅氏鬼國)以約和好。兩不相侵。可是,好景不長,不久就發生了播州使牧南因痛父業未成,九溪十八洞未服而影響其子部射舉兵攻羅閩的戰事,播州軍大敗,部射陣亡,尸體和其弟三公被俘。牧南氣急身亡。后播州譴責羅閩部,要求還尸放人。羅閩部戲播州無能。用一匹母馬將三公載回播州,并在羅閩河(今羅門城河)一帶陳兵以示威嚴。自此,播州、羅閩間矛盾加深。而羅閩(羅氏鬼國)則以羅閩河為界的來由形成。

        這樣,從宋代初期到明代中期這六百年間,播州勢力大時,就以渭河為界;水西勢力大時,就以鴨溪東面的羅閩河為界;播州與水西相好時,就以獻渭河,就是今天的偏巖河為界。       

        明代嘉靖初,1525年,播州宣慰使楊相寵愛庶子煦,而嫡系子楊烈的母親張氏十分精明強悍,1541年,母子倆竟盜用兵權,驅逐楊相,使楊相客死水西。三年后,楊烈良心發現,求水西賜還父親尸體。水西宣慰使安萬銓則提出要求播州先還其占領的水煙、天旺地而后還尸,楊烈詭詐地同意了。發生了后來的楊烈以鹽水處理所寫協定,待安萬銓還尸,拿出協定要求播州軍隊退出水煙、天旺時,竟是一張白紙。播州,水西矛盾加深。兩家戰事又開。被播州殺害的水西長官王黻的黨羽李治率兵進攻播州,此戰歷時10年之久,今沿偏巖河一帶成為主戰場,你來我往,戰事不休。水煙、天旺成為疆無定界的被爭奪的中間地帶。

        (未完待續......)       


        我要糾錯
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下一篇:

        相關信息

        韩国三级网站